从南海子二期看亦庄生态担当

  垃圾坑上建起绿色生态公园 每天涵养30万吨再生水

从南海子二期看亦庄生态担当.jpg

  春有百花齐放,夏有湿地鹿鸣,秋有南囿秋风,冬有猎苑冬雪……这个一年四季皆有景,四时不竭、汪泽若海的美丽地方说的正是北京城南最大的湿地——南海子公园,随着二期的建设,这里已经成为亦庄新城闪亮的绿色名片。而这样的美景来之不易,仅二期建设就历时三年时间,投资300亿元资金,在垃圾坑上建起美丽公园,在这里让科技与文化相融,历史与现在相连,智能与生态相通,开发区用实际行动践行了生态文明新担当,把经济建设和绿色生态绘成一张图,用“颜值”折射出发展的质量,提升吸引力和综合实力,打造令人向往的幸福之城。

  公园建设消纳2400万立方米垃圾

  “村边的垃圾坑,变成了回迁楼下一幅绿色生态画卷”,近日,南海子公园二期开园活动现场,南海家园社区回迁居民由衷发出感慨,他们眼中的奇迹,正是公园建设单位克服一个个困难创造的。

  据北京南海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孙康回忆,开展南海子公园建设项目之初,现场勘查时发现,这里其实是一个大型“非正规垃圾填埋场”。在几十年前城区大建设阶段,就曾在这里挖沙、取土支撑城市建设,形成了大型沙坑后,城市垃圾又在这里回填。“取用砂石腾出空间,垃圾填埋进行补充”,孙康说,多年来污染了周边环境,也给后期项目建设带来很大麻烦。

  孙康告诉记者,填埋垃圾最深处达36米,相当于12层居民楼那么高,污染了地下水和土壤。经过垃圾勘探和现场挖掘,在这整个公园中,共挖出了2400万立方米垃圾,建筑垃圾、生活垃圾混合在一起,其中包括大量不可降解的垃圾。

  为了合理处理垃圾,避免二次污染,公园建设单位制定了科学高效的工作方案,将挖掘出来的垃圾进行筛分归类,通过不同的处理手段进行无害化处理和循环应用,分拣出来的建筑垃圾,用建筑机械破碎成颗粒进行了再利用,铺设在公园硬化路面上,但分拣出来的不可自然降解垃圾的处理却遇到了困难。

  “分拣出来的不可降解垃圾,如果运往距离最近的垃圾处理厂进行处理,需要连续焚烧处理一年。”孙康说,当前全市还没有处理这么大量不可降解垃圾的能力。最终在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等科研院所的帮助下,借鉴国际先进的垃圾处理理念,设计了寿命为100年的PE包处理方案,将不可自然降解垃圾分批分包包裹起来,在不影响生态环境的情况下,作为地基深埋地下20米,上层覆盖土壤成为景观地形。同时在PE包上接出抽氧管,防止渗水后产生沼气。未来,随着垃圾处理科技手段的提升,再利用新的工艺方法优化处理,做到永久的无害化处置。

  对于挖出垃圾腾出的沙坑,公园建设方在设计中“就地取材”,在垃圾处理的基础上建设成湖区,让垃圾坑变成了水体清澈、水草丰美、荷花朵朵的美丽景观。“逛公园是最奢侈的消费。”孙康感慨地说,作为在垃圾场上建起的公园,整个南海子公园投入大量资金,远远高于大多数高档房地产建设的资金投入,而建设、运营公园,是没有回报且需要持续投资的,足见国家及当地政府对生态环境建设的决心。

  每天涵养30万吨再生水

  走进南海子公园二期,游客难免被湖水景观所吸引,一个连一个的湖区中,紧挨湖岸的荷花丛为湖水戴上“花环”,湖水中的水草随波摇曳,增添了几分生机。孙康告诉记者,在秀丽景色的外表下,公园还藏着“海绵城市”的内涵。

  在南海子公园二期建设中,清运垃圾后出现了一个个沙坑,在沙坑的基础上建起了一个个湖区,使公园二期的湖区面积达1平方公里,占二期总面积的将近1/6。据孙康介绍,湖水的水源是小红门污水处理厂,每天有30万吨水经过水厂处理后,泄放到公园湖区中,在公园中得到进一步净化。在湖区的设计中,实现了降低入湖水源径流速度,增强了曝气时间,同时培养了大量水草及鱼类,都可以起到吸收、吞噬水中重金属的作用,“水体在污水处理厂处理的基础上,在公园中得到了进一步净化”。孙康说,每天将30万吨净化后的水体排入河道,供公园下游植被灌溉之用,让水资源变得充沛。

  “到了每年汛期,我们就通过河道控制,将小红门污水处理厂泄放的水引入旁道,不再引水入湖区。”孙康说,这样的举措,是凭借地势低的条件,腾出更大的水体容纳空间,作为凉水河的又一个蓄滞洪区,为开发区防汛防洪做准备。一旦遭遇特大暴雨,凉水河这条北京城南重要泄洪通道的行洪能力不足时,可将河水引入公园内,整个公园最大蓄洪量可达到500万立方米,意味着即便是两个半昆明湖的水量涌入,也不会溢出公园给周边地区带来灾害。而收纳的雨污水,经过处理后用于周边及下游区域植被灌溉。

  据悉,开发区已经在凉水河马驹桥老桥下游建设了蓄滞洪区,结合近年来的河道优化、桥闸工程项目建设,凉水河道行洪能力提升到可应对50年一遇洪水,而南海子公园二期的蓄滞洪区功能,进一步提升了雨洪处置能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