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初心

 

image002-2.jpg

  大家好!我叫纪春刚,来自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SMC中国公司。今天我宣讲的题目是《情系初心》。
  我出生在大兴区魏善庄镇一个农民家庭。初中的时候,作为家里的长子,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我放弃了上高中的机会,考入了北京市机械工业学校。临毕业前,我被班主任推荐到了SMC中国公司。当时我还不知道SMC是全球顶尖的气动元件制造商,只是想着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来减轻父母的负担。
  我怀着憧憬和忐忑的心情来到了这家公司,没想到刚进公司,我就遭受了沉重的打击。那是一次员工的日语摸底考试,刚拿到卷子,我就懵了,脸上的冷汗立刻就下来了,看着别人刷刷的答题,可我,连一个字也不认识。交了卷子,跑出了大门,我大哭了一场,。
  第二天人事部就安排了我们日语培训。可这时间正赶上北京冬天最冷的时候,我每天要从大兴的魏善庄赶往北三环的理工大。怕我迟到,父亲背着我,用辛苦卖菜攒下的钱,又向亲戚借了2000块,给我买了一辆摩托车。
  冬天的早上零下十几度,西北风呼呼的刮着,噎得我喘不过气来,我飞快的骑着摩托,全身都冻僵了。每次路上都要停几次车,跑跑步,再用摩托车的发动机"捂捂手"。有一次发着高烧,我愣是扛着赶到了学校。
  不久经过考试,我终于在100多名学员中考了第一名,三个月就能够用日语交流了,我也就成了班里第一批派到日本的研修生。那段时间,我的初心就是好好学习,什么苦都能吃,卯足了劲要把日本所有的技术学到手,充实我的能力,报效我的祖国。
  现在回想起来,在日本的生活和学习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他们对工作严格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比如:经过几十道工序完成的成品,包装时检查出气缸的外观有问题,可那是在强光下才能发现的细细划痕,记录后却直接用榔头砸掉了。这让我知道工厂的质量标准不分一等品,二等品,只有废品与合格品。
  研修结束后,我们回到国内。1996年正式实现生产,在出厂只能是合格品的理念下,made in china的气缸也迅速赢得了各国的认可,我们的年产量也由最初的几万支达到了现在的1200万支,成为了世界工厂。
  我们这批学生兵也随着公司的壮大,技术上不断成长。记得我们生产的一个零件,用普通车铣设备每件需要一个半小时,改用数控设备后提高到20分钟。从日本购入半自动专用设备后每件只需2分半钟,后来经过我们现场技术人员对刀具、工艺、参数不断的合理化改善,最终每件12秒就能完成,就算从日本购入全自动设备,也只能到半分钟。现在新的设备投资,日方都要和中方的技术人员一起共同设计、共同选型。我也从当初的技术工人、班组长一步步被压担子,2006年正式成为了制造部门的课长,现在,我更是全面负责工厂的整体设施和能源。
  作为一个气动元器件的工厂,大量的气动元件及气动手臂用于我们的生产设备,空压机的用电也就成了我们的主要能耗。我们知道空压机输出的空气压力越高能耗越大,每下调1公斤压力可以节电7%,为了提高空压机的效率,我们采取了多种合理化方式,把原来按照最高压力设定的方式,改为按设备的不同压力分别供气,整体压力下调了 2公斤。另外,经过查阅资料,空压机待机也有20%的损耗,原来几十台空压机三班24小时开启,夜班大部分处于待机状态,每天巡查时根据生产状况,及时关闭多余的空压机,现在夜班仅开4、5台就能保证生产,减少了几十台设备的待机损耗。通过一系列的改善,我们的设备比自动化集控的效率还要高。现在产量比前几年增加了40%,但是能耗却每年节约电费110万元。
  再说说空调。我们用蒸汽制冷,也是一大能耗,尤其是现在北京的夏天空气湿度大,进了暑伏,厂子里就热的跟焖锅似的,怎么制冷温度都下不去,还特耗蒸汽。经过查阅资料,研究了工厂的制冷系统,发现制冷不好的主要原因是冷却塔散热不够,我们做了多项改善,提高散热效率,并把2个塔串起来,甚至还增加一个冷却塔,两个空调共用三个冷却塔,改善后我们发现每个车间只用一台空调2个塔就能够保证车间温度,最热的2周也只是一台空调3个塔,另一台空调直接闲置备用了,节约了1/3的蒸汽,更是每年节约了120万的蒸汽费。
  回首这二十多年的成长,离不开我的初心,正是凭着一份别人有十分力出7分,我是有十分力出十二分的初心,不断学习、不断总结、不断突破,才有了今天。我相信,只要我们每个人都使出十二分的努力,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就能变得更加的美好!
  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