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老兵”“扮演”三重角色守防线

image006.jpg

  “主任,这是我刚排好的值班表,您看看。”“主任,我们这边人手有些不足,需要支援!”……这是今年春节前后,北京同仁医院亦庄院区发热门诊负责人、急诊科兼综合内科主任曹秋梅的工作场景。再回想起那段时间,“忙碌”一词是她脑海里最深刻的印象。

  发热门诊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最前沿的“哨兵岗”。数据显示,六成确诊病例从这里筛查而出,九成疑似患者源自发热门诊。急诊科工作量大、情况急、危重患者多,如果再遇上传染病,那就更增一个“险”字。作为曾参加过非典的“老兵”,她一双肩膀,两副重担,三重角色,镇守这次新冠肺炎病毒抗疫的第一关。

  当机立断巧用人力补短板

  每年冬天,都是急诊科最忙碌的时候。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到来,让这种忙碌比往年加个“更”字。春节前,医院急诊就诊人数持续增多,发热门诊的接诊量更是达到了去年同期的3倍。而患者在院内等待时间长,意味着更大的感染风险,曹秋梅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急需增加的值班力量和捉襟见肘的值班医生数量。

  原来,熬了一个冬天,大家已经满负荷工作了很久。这段日子,有的大夫胸闷一直没在意,做了心电图才发现胸导T波都倒置了,必须安排轮休,有的大夫在运送医疗物资时摔倒造成胫腓骨双骨折,还有的家在外地已经买好了春节回家的车票……接过住院总医师递过来的表格,曹秋梅的心有点沉。值班表已经改了又改,还有什么潜力可以挖呢?几经思索,曹秋梅的三重角色显出优势,她决定跟医院申请,关闭综合内科病房,在医院的协调下将病人转至心内科,安排综合内科医护全员支援发热门诊和急诊。

  疫情之下,与病毒近距离“交锋”,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很多人都焦虑、恐惧,除了给大家做好培训,理顺各种流程,曹秋梅对大家的情绪充分理解并接受,为缓解大家的焦虑,她抓紧时间做了很多案头工作:“新冠肺炎虽说是新病,但是归根结底是一个病毒性肺炎,我把以前诊断过的病毒性肺炎的影像资料都找出来,让大家回顾总结学习,好心里有数。”

  曹秋梅的工作让大家吃了定心丸,从发热“小白”一路走来的一线大夫安艳华对此感触颇深:“面对未知的新冠病毒,内心的压力可想而知。医务处和感控处组织培训让我们熟悉了流程,而曹主任的话给了我们底气!”

  临危不乱逐个击破“深沟高垒”

  老话说,年关难过。过了排班这一关,曹秋梅和同事们很快又迎来了第二个难关:大年三十,发热门诊迎来了第一个疑似患者,她有武汉出差史,接触过的同事已经确诊。

  那一晚,曹秋梅度过了有生以来最难忘的除夕夜。发热病人怎么诊断更明确?就诊患者CT路径如何规划?隔离观察室不够怎么办?……她彻夜未眠,脑子里千头万绪的工作交织在一起。但工作依旧得做。第二天,她马不停蹄联系院感、医务处、放射科等,逐个击破难题。因为同仁医院并不是传染病专科医院,面对增设隔离病房的难题,她又在心里画起“地形图”,并对医院布局细细考量。接下来,经院领导现场办公当场拍板后,内部改造评估、调试网点铺设、布线施工快速开展,很快,发热门诊标准的“两区三通道”投入使用,隔离病房改造完成。

  此外,疫情期间,作为南区专家组两位主检医师之一,她还负责所有疑似病例的最终判断。深夜被无数次叫醒询问病人病史、临床表现,再到办公室阅片,是她的工作常态。而尽管她每次都想方设法让自己保持头脑清醒,但未知,仍让每一步都如履薄冰。病人影像学表现和新冠肺炎很相似,如何鉴别?尤其是影像学看着像、但核酸检测阴性的患者,无武汉接触史,需隔离治疗吗?

  几个回合下来,曹秋梅见识了新冠病毒的“狡猾”。深思熟虑后,她再次向院领导申请,把隔离病房楼上的9层病房腾挪出来,作为核酸检测阴性、但影像学表现为病毒性肺炎患者专用的输液区域。如此,即使是假阴性,也被严格隔离治疗。

  紧要关头临危不乱,靠的是几十年急诊一线工作的积累和磨练。在曹秋梅和大家的努力下,1月下旬至今,医院未发生一例医务人员或患者及其家属的交叉感染,真正守好了传染病防控的最重要关口。


相关新闻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