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疗队30天武汉保卫战

  如一场飓风,这个春天,新型冠状病毒席卷了大半个中国。武汉告急!湖北告急!1月27日,由北京市属12家三甲级医疗单位共136人组成的北京医疗队,在首都国际机场集结完毕。他们肩负重任向武汉进发。

5e55ae17e4b09a368fc1ebc9.jpeg

援鄂北京医疗队在首都机场集结准备出发

5e55ae17e4b09a368fc1ebcb.jpeg

火红党旗带领队员们登上飞机


5e55ae17e4b09a368fc1ebce.jpeg

1月27日深夜,医疗队到达武汉天河机场

  身处“风暴眼”中的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从一家以外科见长的综合性医院变成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收治医院,其后又进一步成为重症确诊患者的专收医院,历时30天,在医院快速转型,提高治愈率、降低致死率的过程中,首批抵汉的北京医疗队与另外11个省市的医疗队一起披荆斩棘,与时间赛跑,从死神手里抢人。他们带来的多项举措,为医院顺利收治患者奠定了坚实基础。

  改变一:

  隔离病区改造再升级

  1月25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被确定为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收治医院。作为一家外科综合性医院,使其迅速转变成新冠肺炎患者的收治医院,挑战是巨大的。不仅场地需要清空,医护人员要再培训,医院住院楼的格局也要进行变更,才能够达到国家卫健委要求的防护隔离标准。

5e55ae17e4b09a368fc1ebd0.jpeg

1月28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普通病房改造隔离病房

  “此次来支援我们武汉的医疗队当中,北京、黑龙江、陕西、广州医疗队都带来了院感专家,北京和黑龙江医疗队是来得最早的。”吴立志说。

  时间紧迫,1月28日凌晨抵达驻地后,当天上午,来不及休整,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副院长郜勇的带领下,北京医疗队便来到经过初步改造的住院楼,进行首次交接工作。此时,距离医院正式收治病人的规定时间已不足24小时。

5e55ae17e4b09a368fc1ebd2.jpeg

1月28日,北京医疗队在协和医院西院与该院医护人员进行工作对接

  “污染区这样划分是有隐患的。”北京医疗队医疗组组长刘壮首先提出问题,污染区到半污染区再到清洁区,呈现在医务人员眼前的是一条“直线”,达不到“两线三区”的划分要求,医护人员进出隔离病区有再污染的可能。

5e55ae17e4b09a368fc1ebd4.jpeg

北京队石月欣(右2)老师为武汉协和西院的医护人员做穿脱防护服的培训

  根据北京医疗队提供的方案,隔离病区通道要进行“硬隔离”。春节加上疫情,人员物资双不足的困难摆在了面前。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全体医护人员几乎动用了一切可用的资源,终于打开了建材市场仓库的大门,解决了施工材料问题。

5e55ae17e4b09a368fc1ebd6.jpeg

医疗队员通过缓冲区前往隔离病房

  吴立志说,疫情当前,本以为花多少钱都没有人敢来施工,但没想到,施工队很快就联系到了。当晚9点,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住院楼第12层隔离病区再改造工程完成,翌日,首批确诊患者及时入住。此后,根据收治患者的病情需要,北京医疗队又相继提供了多种改造模式,让住院楼其他隔离病区的功能和配置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5e55ae17e4b09a368fc1ebd8.jpeg

1月29日,北京医疗队负责病区收治首批病人

  改变二:

  病例录入简化20分钟

  张小萌是武汉协和西院区耳鼻喉科主任。该院耳鼻喉科位于住院楼原第12层,在这次改造过程中,这一层是最早被改造成隔离病区的,也是北京医疗队负责接诊工作的第一个隔离病区。

  她对北京医疗队的评价是“亦师亦友、职业素养高、态度严谨”。和他们并肩作战,很多医护人员给张小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北京世纪坛医院丁新民团队。

5e55ae17e4b09a368fc1ebda.jpeg

北京医疗队员、北京世纪坛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丁新民(右)帮助“战友”穿防护服

  张小萌对呼吸内科主任医师丁新民印象很深。北京医疗队来到武汉以后,以每天改造并负责接诊一个新病区的速度,率先让两个隔离病区先后投入使用。在起初的磨合阶段,医护人员又发现了一个新问题——患者入院时,病历的书写和录入流程需要进一步改善。

  张小萌说,由于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原本是外科综合性医院,所使用的病历格式也是从原有的“大病历”模板调整出来的,对于新冠肺炎患者来说,使用这种病历模板,针对性不强,记录的项目既多又琐碎,其中还有大量书写的环节,最关键的是,如此繁冗的“模板”也不能完全保证没有漏项。

  “从采集病史到完成,一份病历的书写需要半个小时,入院的患者随时在增加,录入病历耗费的时间可想而知,时间就是生命,这种情况必须想办法改变。”

  病历书写录入方式的变革重任,丁新民主动接了下来。凭借着近30年的临床经验,针对新冠肺炎患者的病状特征,丁新民对病历模板反复修改,在突出有无发热、咳痰、腹泻等症状的同时,他将很多书写项目改为选择项目,过去需要大量书写的内容现在画勾即可。

5e55ae17e4b09a368fc1ebdc.jpeg

北京医疗队员们相互鼓励

  通过这样的变革,录入一份病历现在只需要10分钟。张小萌说,新病历模板正在按照相关标准逐渐完善。丁新民制定的这份新模板也已经收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住院系统,被广泛使用。

  改变三:

  想法设法提供救治床位

  在全国各省市医疗队入驻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初期,住院楼可收治500名住院患者,按照国家卫健委要求,医院不但要迅速转变成为重症确诊患者的定点收治医院,同时,还要保障能接收800名住院患者。这也就意味着,医务人员要解决多安置出来的300张床位。那么,空间该从哪里来?

  在理顺医疗程序后,北京医疗队共负责三个隔离病区的接诊工作,分别位于住院楼第12层、第10层和第8层。每层西侧为病房,又称污染区;东侧为医护人员办公区,又称清洁区。为了能给污染区留出更多空间,北京医疗队与全国其他省市的医疗队一起,为这次新的变革出谋划策。

5e55ae17e4b09a368fc1ebde.jpeg

医疗队员们相互帮助穿戴好隔离装备

  各家医疗队集思广益,各出高招。北京胸科医院院感副主任谢忠尧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根据他的方案,以北京医疗队所负责的三个病区为例,取消住院楼第12层和第8层的清洁区,将污染区取而代之,由此这两层可增加一倍的床位。而医护人员在污染区内,都通过电梯回到第10层进行交接班工作。

5e55ae17e4b09a368fc1ebe0.jpeg

北京医疗队医护人员在病房内抢救照料病人

  经过各方案的反复对比发现,谢忠尧所提出的建议是施工量相对最小的,且是在短时间内就容易实现的。这一方案得到了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及各省市医疗队的支持,在住院楼内的其他隔离病区,同样复制了这一办法,床位的问题解决了!

  不过,这一方案方便了患者,无形中也加重了医护人员的负担——刚刚熟悉了交接班流程的医护人员,将面临流程的更改,多个班组若是在同一层交接班,需要更加合理的院感措施控制。谢忠尧、石月欣、李红、咸鹏,4位来自北京医疗队的院感专家为了重新规划流程,他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在隔离病区里反复研判,医疗组组长刘壮随时协调。在新方案调整初期,他们每个人都熬红了眼睛,24小时盯守防控安全线。

5e55ae17e4b09a368fc1ebe2.jpeg

北京医疗队院感组组长、北京积水潭医院院感科副主任医师李红

  改变四:

  口腔病房升级为ICU

  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最明显的一项病症就是呼吸困难。所以,如果能有更多的ICU重症监护病房、更多的呼吸机支持,这样的“硬核”配置,对于减轻他们的痛苦,挽救患者生命至关重要。

  2月10日,无创呼吸机设备陆续运往各层隔离病区投入使用后不久,北京医疗队医护人员发现了一个较为棘手的问题。“通常,呼吸科病房的设备组装,基本都是由护士来完成的,但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属于外科医院,护士起初是不掌握这一技能的。”

5e55ae17e4b09a368fc1ebe4.jpeg

北京医疗队医护人员在病房内抢救照料病人

  发现问题后,北京友谊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王维熟练地组装好了第一台无创呼吸机,并教授当地医护人员如何掌握组装技能。

  很多人都知道呼吸机,但不清楚的是,配置这样的医疗设备,数量越多,对医护人员来说,工作量就越重,工作强度是护理普通患者的数倍,仅仅是查房环节,所消耗的时间就不计其数。

  尽管这样,北京朝阳医院呼吸与重症学科主任医师张黎明仍反复强调,要尽量协调到更多的设备,“只要能弄得来设备,我就能做!”张黎明说,办法总比困难多,降低病毒致死率是北京医疗队必须坚守的责任,呼吸机设备的支持,能让医护人员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所以一定得坚持。

5e55ae17e4b09a368fc1ebe6.jpeg

朝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主任医师张黎明

  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肝胆胰外科医生张勇眼里,来自北京的这位大专家似乎永远有用不完的劲儿,“追问患者情况,追问核算检测结果,只要张大夫进了隔离病区,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这种职业精神,令我佩服!”张勇说。

5e55ae17e4b09a368fc1ebe9.jpeg

北京医疗队医护人员在病房内抢救照料病人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原本ICU床位有限,仅有约20张。在各省市医疗队与武汉当地医护人员的密切配合下,通过在各层隔离病区增加临时ICU床位,共增加床位45张。其中,北京医疗队负责的3个隔离病区内,每个病区都增加了两张ICU床位,给及时救治重症患者,提供了更多有力条件。

  改变五:

  从迷茫到并肩作战

  孙麓是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综合科副主任,她在隔离病区度过了自己的55岁生日,若不是这次疫情突然来袭,她本打算要退休了。

  孙麓说,她和北京医疗队一起在前线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本地医护人员经历了从迷茫到依赖再到携手并肩作战的过程。北京医疗队及其他省市医疗队不仅带来了医疗专业技术的支持,更给她们带来了精神上的支持。

  北京同仁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金建敏说,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医护人员,能够快速转变思维,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拓宽知识面,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年轻的医生,好学且不怕吃苦不怕累,进步速度特别快,在他们身上也看到了武汉医护人员的优良传统。

5e55ae17e4b09a368fc1ebeb.jpeg

同仁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金建敏(右)送别康复患者出院

  “来到武汉一个月了,我们和当地的医护人员实际上是相互切磋互有长进的。我们来到武汉,人生地不熟,在患者的接送等很多流程上,同样需要当地医护人员的指导。不只是武汉当地医护人员,我们的思维方式也在不断改变。”北京医疗队医疗组组长刘壮说,面对疫情,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甚至是突发情况,医护人员需要在不违反防控要求的前提下,发挥最大能动性,创造一切条件克服难题。

  记者手记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日渐成熟,通过全国12支医疗队及武汉当地医护人员的携手努力,从2月6日以后,患者病亡率逐日下降,重症患者康复出院的消息越来越多。

5e55ae17e4b09a368fc1ebed.jpeg

北京医疗队负责的病区内重症患者康复出院

  2月13日,北京医疗队首批重症确诊患者康复出院;2月19日,30位重症确诊患者康复,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迎来首次“出院潮”……患者们从身体虚弱甚至意识全无,到身体恢复健康,心情激动,他们有太多的话想对医护人员说。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党委副书记汪宏波告诉记者,在北京医疗队、黑龙江医疗队和广州医疗队等12支医疗队的支援下,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作为重症患者定点收治医院,按照“应收尽收,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的原则,积极开展救治。目前,累计收治患者1173名,累计治愈出院292人,目前床位使用率近100%。

5e55ae17e4b09a368fc1ebef.jpeg

北京医疗队负责病区内病人集体康复出院

  据北京医疗队领队刘立飞统计,截至2月25日上午9时,北京医疗队三个病区累计收治患者257例,目前,在院患者136例,其中确诊病例110例,疑似病例26例,重症病例112例,危重病例19例。医疗队通过规范流程,综合施策,日病亡率逐步降低,基本达到有效救治危重症患者,降低病亡率的阶段性目标。

  眼下,北京医疗队的战斗仍在继续。让医疗队的所有医护人员感到高兴的是,仍在医院接受治疗的重症患者,绝大多数病情都在好转;那些康复的患者出院后,在居家隔离期间,他们的身体也均在逐渐恢复。

  举国驰援,全民战“疫”,这些注定会被记入史册的日子,有了无数人的倾力付出,有了白衣战士们的舍生忘死,我们有理由相信,胜利就在不远的前方,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