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Mojave”悄然萌芽

0907yz4-2 - 副本.jpg

  “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9月6日,即将登机回京的星级荣耀创始人毛洪涛对依然沉浸在兴奋中的小伙伴们说。此前一天,也就是 9月5日,他们刚刚开创了中国民营航天的一个新历史——代号为双曲线1Z的固体亚轨道探空火箭成功携带三颗商业卫星升空,这是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首次搭载商业卫星发射。正如毛洪涛所言,这仅仅是民营火箭企业发力的开始,区内企业零壹空间也宣布,其第二枚商用亚轨道火箭也将在9月初升空,而就在前几天,蓝箭航天自主研发的“朱雀一号”运载火箭也已经总装完毕,拟于10月发射…… 

  对此,媒体纷纷报道,中国民营航天挂上“高速挡”、中国版马斯克现身,甚至是中国“Mojave”悄然萌发。Mojave,这个美国洛杉矶东部小镇、私人航天重镇,因聚集了众多知名私人航天公司而闻名全球。

  同时,这些报道无一例外都不约而同提到了同一个名字——北京亦庄,也就是这些企业的总部所在地,这里集聚了7家民营火箭公司,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多发火箭从这里起飞,直射苍穹。

  这些民营航天的创客们为什么都选择在北京亦庄造火箭?

  近水楼台先得月

  刚刚宣布10月即将发射民营运载火箭的蓝箭公司创始人张昌武在说到为什么到开发区时,脱口而出是因为这里距离中国航天事业发祥地——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仅咫尺之遥,作为中国航天第一个研制基地,研究院成功研制了12种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培养造就了一批中国航天事业的领军人物,被誉为航天高科技人才和管理人才的“黄埔军校”,在它的“身边”创业,可以方便地找到拥有火箭技术的研究人才。

  蓝箭航天位于荣华南路的中航技广场,创始团队中除了曾就职于汇丰银行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的张昌武,还招来了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航天系统工程原高级工程师王建蒙,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洪堡学者吴树范等。

  依靠强大的技术团队,蓝箭航天起步就选择了中型运载火箭+液体火箭为突破口。并在过去三年,一直保障技术始终沿着既定的方向发展,终于在今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蓝箭团队完成了十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燃气发生器点火试验、十吨级液氧甲烷发动机推力室试车,以及朱雀二号液氧甲烷运载火箭全系统的设计工作、天鹊百吨液氧甲烷发动机整体设计工作,其自主研发的首款中型液氧甲烷运载火箭朱雀二号长48.8米,起飞推力268吨,200公里近地轨道运载能力4吨,400公里轨道运载能力2吨,是目前中国在研的民用商业火箭中起飞质量和运载能力最大的。

  “10月,我们将发射一枚入轨运载火箭。这样,动力问题、全箭发射问题都解决了。解决了动力问题,蓝箭就有了立足点。将卫星送入轨道,业务才能自己滚动起来。”张昌武表示,只有综合水平强的团队,才能保证迭代速度,在竞争中生存下来,人才无疑是非常关键的。

  蓝箭东南方向两公里之外,就是位于开发区地盛南街9号的星际荣耀,这个首次代表我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完成“一箭多星”发射任务的民营企业,总部也选择了北京亦庄。

  “作为高新技术开发区,北京亦庄智能制造产业发展迅速,尤其是智能工业和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在产业下游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守在大本营的星际荣耀副总经理霍甲难掩9月5日发射成功的兴奋之情。他说,正是和开发区另一家卫星企业——零重空间的联袂合作,才使得本次发射成为中国民营商业航天市场商业模式的闭环——有箭有星。

  与星际荣耀致力于打造高品质、快响应的商业运载火箭目标相同,距离星际荣耀2.8公里之外的零壹空间也是一家专注于小型运载火箭研制、设计及总装的企业,成立于2015年8月的零壹空间,是中国第一家营业执照上写着“运载火箭及其他航天器”的民营企业,它因在5月发射了一枚探空火箭而闻名。创始人、CEO舒畅坦言,商业航天是军民融合的重要突破,相比美国马斯克,与其说是打造“中国的SpaceX”,更愿意将零壹空间打造成为航空航天领域“中国的华为”。

  资料显示,仅在2017年北京亦庄就先后诞生了2家民营火箭公司,使这一数量攀升至7家。

  “航天是个尤其依赖人才发展的行业,技术和资金都追着人走。很多工程师住在北京亦庄,民营航天企业会在这里扎堆是必然的。要更便捷地获得各种资源,就要在北京亦庄这样的人才集聚地扎下根。”2017年初将总部搬迁到开发区的翎客航天创始人胡振宇如是说。

  产业链加速产业化

  如果说距离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近可以带来人才引进的优势,那么良好的产业聚集是帮助企业走向产业化的催化剂。

  今年2月2日,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在酒泉发射中心亲眼见证了自己的私人卫星“风马牛1号”被长征二号丁火箭送上太空的瞬间。

  帮助冯仑实现这个梦想的正是翎客航天和同在开发区的零重空间。

  胡振宇坦言,从体量上来说,这个卫星属于立方星,就像一个鞋盒。

  “受商用无线电频段管理的限制,中国首颗私人卫星未能实现当初计划的让观众花1元/分钟看来自太空的直播,但起码是开了个头,为后续的私人卫星运作蹚了一条路。”零重空间董事长兰利东向本报表示。

  一次探索性的应用牵出了一条民营航天产业链上需要的各个要素。需求:上游是卫星作为媒介能提供的服务;火箭为卫星提供的运载方式;供应链涉及到卫星与火箭的组装与生产。

  兰利东认为,技术的不断进步必然会降低商业火箭的发射成本和卫星的使用成本,而且卫星也将带给用户更多元化的体验。

  另一层面,卫星作为基础设施,为互联网、物联网、地图、地质信息、遥感信息、通信服务、数据传输等提供服务。未来,随着万物互联的成熟,将需要越来越多的卫星(LEO轨道的卫星)提供服务。

  零重空间9月5日进行的这次卫星返回试验,也为立方星成本的进一步降低提供可能。目前,零重空间已经实现在10个月时间内为用户提供卫星应用的“保姆式”服务的能力,从用户的需求分析、系统设计、分析提供设计与选型、原型测试、正样件测试,再到卫星发射,提供卫星平台与地面服务等。随着产能的扩大,立方星的综合研制成本将有望降低到50万元/U的水平。

  这种类似于标准化的流程的出现也印证了市场上越来越多的需求。据了解,今年4月,零重空间与华讯方舟集团共同宣布将打造“灵鹊”遥感星座计划,首发两颗实验验证卫星预计将于11月底前发射。

  灵鹊星座初期计划由132颗6U立方星构成,光学分辨率优于4米,分别运行在500公里高度的太阳同步轨道(SSO)与低地球轨道(LEO)上。未来,该星座规划增加卫星数量至378颗,届时将实现对热点区域10分钟重访的准实时观测效果,使所获得数据更好用、更易用,满足各类遥感数据服务需求。

  成立于2017年的零重空间初创元年实现了销售额1000万元,2018年更是实现跨越式发展,成立了多家分公司,在更大的市场上实现布局。

  作为民营航天产业链条中的上游企业,零重空间的发展无疑是反映产业受关注程度的“晴雨表”。

  “火箭发射市场和卫星市场相互成就。”在蓝箭航天董事长张昌武看来,卫星市场不可估量。“将来有越来越多的卫星应用,就有越来越多的卫星,有越来越多的卫星就需要越来越多的火箭发射服务。”张昌武说,未来五年,中国卫星发射的需求、增长速度比国外还要快一些。

  蓝箭航天将于10月用自主研发的“朱雀一号”火箭运送“未来号”卫星至SSO(太阳同步轨道)预定轨道。“未来号”是蓝箭航天为央视综合频道《加油!向未来》第三季节目定制的专属微小卫星,用于满足栏目组的空间在轨科学实验任务需求。根据此前发布的消息,蓝箭航天接洽了多项卫星发射任务,包括来自国外的订单。

  张昌武表示,现在是国内商业航天企业最好的一个时代,过去的60年,在我国航天产业发展过程中,体制内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供应链体系。其实,航天产业链并不是外界印象中的封闭而又神秘,它跟很多民间工业,比如航空、船舶或其他的重工业有诸多交集,而北京亦庄在产业链方面显然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时,其产业金融平台作用亦不可忽视。

  资本市场历来是产业发展的“试金石”,据不完全统计,聚集在北京亦庄的民营航天企业累计获得的融资金额超20亿元。

  领投零壹空间B轮融资的中金资本董事总经理王雷表示,“中金公司对中国商业航天领域的发展保持了持续关注,中金佳泰基金更是见证了零壹空间在技术研发上的不断创新、核心团队的逐渐稳定成熟以及商业拓展方面的谨慎务实,亲历了其逐步成长为民营航天领域领军企业的全过程”。中金佳泰基金在为公司提供资金助力之外,还将充分调动中金公司的优质资源,长期支持零壹空间的未来发展。

  一个健康的民营航天产业链,必然是有上游强大的卫星发射需求,中游稳定可靠、价格适中的火箭运力,以及处在下游的人才、环境、供应链等要素的支撑。处在发展过程中的民营航天产业链条由若隐若现到慢慢清晰。

  民营航天产业现雏形

  美国洛杉矶东边,有一个叫Mojave的偏远小镇。

  美国航天产业开放以后,Mojave成为私人航天的重镇,今天熟知的那些私人航天公司都坐落在此,包括埃隆·马斯克的SpaceX、亚马逊老板杰夫·贝佐斯的Blue Origins(蓝色起源)、维京唱片老板理查德·布兰森的Virgin Galactic(维京银河)等。

  北京亦庄能成为中国的Mojave吗?

  2014年,国务院60号文提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民用遥感卫星数据政策,加强政府采购服务,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专业化服务。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卫星导航地面应用系统建设。

  2015年3月,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2017年,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成立,中央办公厅、国防科工局、中央军委陆续下发关于军民融合的文件。而聚集在北京亦庄的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大多集中在2015-2017年成立。这不是巧合,背后是政策的利好驱动。

  在中则智库总经理陈智国看来,民营航天企业纷纷落户北京亦庄,一是得益于国家在军民融合领域出台的相关政策,随着力度的加大,客观上为民营航天企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这是一个大背景;二是北京亦庄作为北京“三城一区”的主阵地,它的优良产业环境和产业生态,为以民营航控航天为代表的一些新兴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土壤”,起到了很好的助推作用,这些新兴产业的出现有可能成为北京市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的一个增量,也是北京亦庄的一个增量。

  北京亦庄投促局局长王延卫表示,北京亦庄将结合产业布局推出优惠政策,引导民间资本投资成熟的航空航天项目,并向规模型企业提供产业投融资支持,与北京亦庄现有产业链密切结合。

  对于商业航天产业的发展,王延卫说,在目前初步形成民营航天产业集聚的基础上,争取行业内龙头企业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重点项目落地北京亦庄。在行业龙头企业的引领下,结合区内众多民营航天航空企业及相关产业,形成航空航天产业的集群。打造创新型产业集群,结合北京市推进“三城一区”建设,进一步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落实北京亦庄成为科技成果转化承载地的整体规划布局。

  多家民营航天企业先后在北京亦庄开花结果,这背后离不开北京亦庄完善的产业链、创新链及与国内外科技界广泛的合作基础。北京亦庄还将发挥众多企业、前沿创新中心、企业研究中心等丰富资源,结合航空航天工业知识与技术密集和附加产值高的特点,引荐合作方与航天项目企业对接合作,形成上游是研发设计、中游是生产制造、下游是航空航天应用和市场服务的完整产业链。让航空航天科技成果率先在北京亦庄转化落地,实现优秀的科技成果找得到、引得来、落得下、长得大。

  要搭建火箭卫星研发平台、火箭卫星生产基地,上游与集成电路企业合作,开发航天器使用的元器件,下游与交通、市政、工业等终端应用领域合作,形成涵盖从空间段、地面段到用户段的一条完整产业链。

  陈智国说,近几年很多高新技术企业纷纷选择落户北京亦庄,这从侧面也说明北京亦庄市场环境的打造、营商环境的优化、产业生态环境的提升得到认可,下一步,北京亦庄在培育新兴产业和高精尖产业的发展上还应加大力度,培育更多的、新的产业方向,营造更多亮点。


相关新闻
关闭